返回

第28章 股掌之上

首页
关灯
护眼
隐藏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

“湿了。”一彦的笑声让清河感到难堪,更觉得自己有种被戏弄的感觉。黑暗里,他的眉眼不甚清晰,声音却在她耳朵里回荡,似乎要烙印进她心里。

一种类似猫捉老鼠的游戏,正在进行。

他的舌头湿滑温暖,总是能挑起她心里隐晦的渴望。清河不知道那是什么,自己的身、心仿佛都在堕落,被他慢慢引诱、被他蚕食。

她的里衣被剥下来,丢到了床下。

一彦就撑在她身体上方,俯视着她。黑暗里,雪白的肌肤晶莹无暇,因为寒冷而抱紧了双臂,挡住了胸前完美的弧线。清河微微喘息着,胸口也自然地起伏,俨然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。

一彦轻叹,摸在她的脖颈处,缓缓滑下,隔开了她的双手。那两团雪白在他手里变形,她脸上每一丝挣扎、皱眉的表情,他都看得很清楚。她越是抗拒,他心里就越有种凌虐的yu…望。有时候,一彦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偏执的病态了。

她的嘴唇看起来鲜嫩诱人,只是用指尖抚摸着,就有种说不出的舒畅。忍不住把手指伸入她的喉咙里,模仿着抽动,滑腻的内壁温暖地裹着他的手指,让血液全都涌到了下半身。

他疼了,裤子高高撑起一个帐篷。

“打个商量。”一彦贴到她的耳边,“你用嘴帮我,我就暂且放过你,怎么样?”

嘴里的手指还没抽出,清河支支吾吾说不清楚。一彦恋恋不舍地抽出手指,“怎么样?”

“帮你个大头鬼!”清河大骂。

“看来你是不乐意了。”一彦叹了口气,“非逼我做不想做的事情。”

话音未落,清河惊呼一声,整个身子被他提起来,跪趴着、被抓着头发拉到下半身。他一边揉着她的脸,一边褪下裤子。粗大滚烫的硬chu一下子弹到她脸上,软硬兼具的奇怪顶端渗出透明的粘液,糊了她半张脸。

那东西青筋都爆出来了,在她的脸颊上摩擦。清河吓得魂不附体,一彦倒是神色平静,只是有些凉凉地说,“这就是不听话的结果了。”

“你这个……唔……”陌生物体骤然入侵,一瞬间就填满了她的口腔,肉块在她嘴脸不断膨胀,抵着她的小舌头,探进她的喉咙。有那么一瞬间,她想吐出来。

束发的皮筋崩断了,乌黑的秀发滑落下来,打落在她肩头,遮住了她的脸颊。一彦一边耸动身子,手指一边探进乌黑的头发里,抚摸她娇俏的下巴。清河想躲避,躲避他的目光,努力低着头,任由头发把自己的脸遮地严严实实。

一彦就是不想让她舒坦,轻哼一声,抬了她的下巴猛地抬起来。

重重一顶,最敏感的前端顶入了她喉咙深处,研磨着转动,就是不抽出来。清河睁大了双眼,想吐吐不出,想喘口气也喘不过来,眼泪都聚集到眼角,渗了出来。

一彦伸手在她腿间又摸了一把,略带几分嘲弄,“用嘴也能让你湿成这样?老师,太饥渴了吧?”

清河摇着头,难受地呼吸都困难。

一彦抓着她的头发she出来,拔出已经软化的棒子。乳白色的液体顺着她的嘴角流下来,有很多被她咽了下去,清河捂住喉咙趴到床边,干呕不止。

“这样就受不了了,以后可怎么办?”他靠着墙壁凉凉地说,

本章未完,点下一页继续阅读。>>>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