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25章 股掌之上

首页
关灯
护眼
隐藏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

“你……你说你不会……”清河有些被欺骗的愤怒。

一彦的呼吸明显变得浊zhong,不顾她的挣扎,捂住了她的嘴巴,隔着di裤把胀da的器官在她的股沟处摩擦,滑动了一会儿,她的腿间就有些湿润了,布料黏黏地贴着他。一彦伸手在她的腿根处摸了一把,把粘稠的液体抹到她的脸上,“还以为你无动于衷,原来这么快就湿了。”

“我没有。”清河缩在角落里。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背对着他了。早知道就不该好奇心过剩跟出来,她有种奇怪的感觉,无形中有只网早就罩住了她,只是那时放长了线,网很松,所以不易察觉。等时机成熟,就马上勒紧绳子。

她已经是他的瓮中之鳖,什么都不能反抗。在这种境地里,只有他能保护他。

一彦会保护她吗?

清河对于不知名的未来充满了恐惧,不由想起小时候在岭北无忧无虑的日子。父亲、母亲、姑姑、姐姐……没有死亡和别离,也没有因为时境变迁的漠然冷眼。她还是父母的掌上明珠,姐姐最爱护的宝贝,姑姑也不会为了重振家族的威望而逼她去相亲。

但是,时间就像逝去的流水,永远也不会倒流。

“你在走神?”一彦声音一沉,捏住她的下巴,“你居然走神?”

他声音低沉,却又不像生气,反而带了点赌气和不甘的意味,十足的少年脾气。只有这个时候,清河才觉得他还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男孩子。不过,她怎么能把他当一个普通的男孩?那肿硬bo-qi的rong-b还抵在她的腿根处,不知道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是不是特别容易冲动,只是碰了一下,就已经那么硬了。

那热度要把她那里都灼着了。

一彦把火热的唇贴在她的脖颈处,慢慢吮-吸着,像蜻蜓点水一样,连绵而不间断,若有若无,让人患得患失。清河仿佛一艘在汪洋大海中漂泊的一叶扁舟,明明海面很平静,心里却像下着一阵阵狂风暴雨。大海虽然平静,却永远也没有办法窥探深度,你对他迷恋,就是慢慢蚕食自己,伤害自己。

一彦比海更加深不可测。

他的平静和温柔,也许只是心情好时对她的施舍而已。

家里还没有没落以前,也有那么一个男人说过喜欢她,会照顾她一生一世。等他们家出了事,他马上就掉头走人。

——只是玩玩而已。

清河一直记得。

她把自己像一个茧子一样层层包裹起来。

一彦笑起来,比那个人更加烂漫,勾起她已经快遗忘的记忆。

“我的吻技没那么差吧,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?”他不高兴了,从后面紧紧抱住她,修长的双手在她腿间流连,剥下了那条纯棉的底ku。清河挣扎起来,踢他、打他,“你说过不用强的!你要出尔反尔吗?”

“宝贝,你不想被我上,难道想被外面那帮人轮?不要又帅又健壮的学生,居然喜欢一些歪瓜裂枣?照我看,没一个能撑过15分钟的。”一彦舔了舔她敏感的耳垂,邪恶地说,“你的口味可真独特。”

清河被他说得面红耳赤,“不要脸!”

“脸是拿来丢的,要这种东西干什么?”一彦无所谓地笑,刮了一下她的鼻子,把她在怀里拴地更紧。她的

本章未完,点下一页继续阅读。>>>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