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18章十八失踪 股掌之上

首页
关灯
护眼
隐藏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

十八.失踪

高廖云死了,尸体被倒吊在卫生间中,全身光溜溜的,身上都是斑斑驳驳的伤痕。有刀子、钢管、铁条……还有一些看不出来的工具造成的,死相凄惨。下半身狼藉一片,被割了阳ju。

厨房里还飘出阵阵香味,搅拌机里的咖啡还没倒出。

两个扣环杯静静地放在托盘里。

线索就这么断了。

姜别回到家里,情绪还有些低落,只是望着窗外的雨幕发呆。一彦在门口换了拖鞋,安静看了他一会儿,慢慢走到他身边,搭了他的肩膀轻轻按了按,“不要想太多,事情总会解决的。”

“我没事。”姜别叹了口气,对他笑了笑,“让你看笑话了。”

“怎么会?你的事就是我的事。”

“你也陪我折腾了一天了,去休息吧。”姜别宽慰地对他笑了笑。

一彦笑了笑,转身拐进了走廊。他的脚步声轻若无声,走廊里没有开灯,到了尽头,上了台阶,他停下了脚步,在黑暗里平静地说,“有什么事就说,躲躲藏藏的干什么?”

半晌,右边半掩的房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微弱的灯光从门内透出来,照亮了清河半边面颊,皎月般洁净柔美。只是,那双清丽的眼睛里,却有种他极不喜欢的、冷冰冰的质疑。

一彦抱着肩膀,斜靠到墙面上,“怎么了,干嘛这么看着我?”

清河还是那样望着他。

一彦哂笑,一手搭在了门板上,把半开的门猛地推了一下。清河被这力道一带,惯性地后退。一彦顺势进了房,反手把门关上。

“哒”的一声,锁被他的指尖轻松勾上。

清河吓得又退了两步,“你干什么?干嘛关门?”

一彦嘴角噙了丝坏笑,“你说呢?心里清楚,就别问我。”

“什么清楚?我一点儿也不知道。你这样的人……我……我怎么知道你想干什么?”后面没路了,清河一屁股坐到床上,神色惊惶,“你不要乱来!”

“乱来?我能怎么乱来?”他忽然俯身,单手扣住她的后脑勺,掰到自己面前,“你到底想问什么?我人就在你面前,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还是……你怕我,连话都不利索了?”

“滚开!”清河打开他的手,按着床沿退到床头里面,“我才不怕你!”

“不怕你躲什么?”一彦讪笑,一步一步走近她。清河大骇,抓起床边的一个枕头就砸到他头上,“你别过来。”

一彦笑着,拿手一接,枕头在他手里打着转儿,被他玩弄着,“不让我过来,我就偏偏要过来。”

清河已经无路可退,在他的阴影里被钉住了一样。一彦在她的下巴上顺了一下,“我就站在你面前,还不打算问吗?换了别人,我还没那个兴趣搭理呢。”

清河的气息明显有些不稳,“……你说实话,那两个人——你是不是为了杀人灭口?”

“杀人灭口?”

“对!”

一彦“咦”了一声,“我为什么要杀人灭口?”

“那人本来都要逃出庙了,你本来根本就不用杀他,留着他,还可以根据这条线索挖到其余的歹徒,但是,你却把他杀了。一个活口也不留,不是杀人灭口是什么?”

本章未完,点下一页继续阅读。>>>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